白虎资源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狂熱的聖城

狂熱的聖城
发布时间:2019-08-03 02:00:43   浏览次数:236



「弱~太弱了~連魅惑術的初見都無法解開~你還是太弱了~」可兒擺著手

不屑的道

「……」坐在桌子另一邊的少年。

「如果是布蘭妮的話~你的靈魂估計都被她抽出來了~哼哼~太~弱~了~」

可兒搖了搖手指頭,一番談話將少年貶的一文不值。

「不過~你的意志強度倒是可以誇一誇~能說出拒絕~有什麽執念的吧~」

可兒感興趣的看著少年問道。

「嗯。我想找出改造人未來的路,我不想朋友們淪爲實驗品,也不想成爲感染者的食物。」少年望著可兒說道。

「哈~成爲食物不是很好嗎?~至少很舒服~雖然活的時間得看那名感染者

小姐的心情~嗯哼哼……」可兒托著腮笑道。

「生死掌握在別人手上,過著想奴隸一樣的生活。那不是我想要的。」四十七冷冷的搖了搖頭。

「那麽~那個人給你的答案呢?~」可兒饒有興趣的問道。

「與感染者共存。」

「哦~是嘛……的確~我們中間的確有極少數的一部分和我差不多的家夥們~較爲平等的看待人類~與她們生活在一起的話也不是不行~」可兒思索著,突

然露出了魅惑的笑容,一條裹住黑絲的玉腿從寬大的古裝中伸出,劃過誘人的弧度,她用著極其妩媚的聲音誘惑道:「那麽~要不要考慮和姐姐一起呢?……」

四十七趕忙搖頭,他想起昨天的經曆,可兒那恐怖無比的軀體,他絕對不會再去碰。

「唉~有什麽不好的嗎?~如果你住在這裏~不隻是姐姐我哦~靜靜和鈴桑

也可以哦~即使你性癖變態的話~我們還有一隻萌萌哒的蘿莉呢~」可兒撐著下

巴,循循善誘的勸誘道。

「昨天的經曆我可不想再來一次了,老實說你的……嗯。身體的確很舒服,但太要命了,至少我受不了。」

「很舒服吧~哼哼~昨天才用了四成的功夫~如果上來直接上十成的話你五

分鍾都活不過去……」可兒得意的笑了起來。

「那我還得感激你的不殺之恩咯?」

「哼哼~你就心懷著感激之情贊頌著可兒大人吧!~」可兒驕傲的仰起頭,尾巴也翹了起來。

「不過啊~按你說的~那個神秘人要你接下來去和其他幾個勢力玩咯~」可

兒歪頭問道。

「嗯。估計是這樣了……」

「哈哈~以你現在的能力~不是打擊你~太弱了~恐怕連她們的一面都見不

上吧~除了我~其他人可都不是什麽和顔悅色的家夥哦~」可兒眨著大眼睛嘻嘻

笑道。

「上一次互相看見還是三年之前呢~嗯……讓我想想……布蘭妮很有魔法天賦不過因爲瓶頸無法再往上提升~現在似乎是遇到了什麽~性格內斂了許多……

她妹妹的話~變沈默了~除了身材其他都挺像影視作品裏的暗夜女王的……」

「秦雪蛛那家夥性子徹底的成女王了……陰毒與狠辣絲毫不減當年~還有種反超之勢起來~她原本就是個非常難纏的角色~不弱的智慧與果決的手段~啧啧

~她才是我們之中最接近獵食者這一角色的家夥~她好像弄到了一個小女孩~那

個小女孩直接接受了秦雪蛛的初始病毒~理論上和我們是一個階層的家夥~不過

她居然一感染就變成了資深者……我們當年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才異化到的呢~」

「莫蕊的話~她似乎得到了許多關于異世界的書……她將花城整個封閉……在裏面研究著一些東西……那種可以發射孢子的植物槍就是她們的研究産物~」

少年看著陷入回憶模式的可兒,突然想起來一個問題,想了想最終還是問了出口。

「你們現在還懼怕消染原液嗎?」

「嗯?~」擡頭望天的可兒突然看向四十七,犀利無比的眼神盯的四十七發毛,然後她就笑了起來。

「開個玩笑的啦~看你嚇的~」可兒看著緊張起來的四十七笑著擺了擺手道:

「這也不是什麽需要保密的東西~那個東西現在依舊對我們又不小的殺傷力~我

們已經將那種傷害減到最小了~但是剩下的最後一部分怎麽也完成不了~我就感

覺好像缺少了什麽東西一樣~莫蕊應該正在研究吧~」

四十七松了口氣,眼前正與自己交談的家夥表面上是個人畜無害的大姐姐,但實際上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的家夥,而且性子也難以琢磨。

這時,門被推開了,靜靜端著兩個大盤子走了進來,身後還跟著一個一身兔女郎妝扮手裏同樣端著兩個大盤子的一名女性。

「主人~開飯了~」兩人將手中的盤子放在桌上,從裏面端出了幾道菜。

「哦~把她也叫出來一起吃吧~」可兒隨口說了一句。

靜靜在桌子上放下了五個杯子,走到四十七身邊問道:「什麽飲料?~」

「水吧。給我一杯水就行了,別加任何東西。」少年道。

接過女仆倒的水少年道了一聲謝,雙手抓著杯子一點點的喝著。看著她在其他杯子中倒上白濁的液體。

少年有些詫異,隨即便釋然了。

畢竟是感染者嘛。

「對了~璃兒幾天沒出來了?~」可兒又問道。

「兩天了~主人~」靜靜回答道。

「噗!」四十七一口水噴了出來。三人望著劇烈咳嗽的四十七,有些疑惑。

「沒……沒什麽,不小心嗆到了。」四十七隨意的答道。他突然想到昨天在可兒房間中地上鋪的軟綿綿毯子。

是她?她沒死嗎?

少年心中有些糾結,那天殺了小女孩後,他每天晚上腦中都會浮現出她的笑聲與容顔,她就像是化作冤魂一樣纏著自己,讓自己無法安睡。而且那天她說的那些都是真的,雖然她對自己圖謀不軌,但心中還是有一絲愧疚。

「三天啊~那的確應該把她叫出來好好活動活動了~」可兒歪了歪頭。靜靜離開了房間,少年的注意力轉移到了那名的兔女郎身上。黑色的兔女郎服飾,兩條裹著黑色網襪的美腿完全的露在了外面供人參觀。黑色的長發上帶著一個兔耳裝飾,豐滿的身材在緊裹的衣物下完美的襯托出來。她似乎是感受到了少年的目光,轉頭沖他甜甜一笑,少年注意到她暗紅色的瞳孔中好像有一個愛心的形狀。

「對了~你不是來打探情報的嗎?~有什麽想要知道的~我盡量告訴你……」

「沒什麽……暫時沒什麽。」少年支支吾吾的道。

「哼哼~別這麽拘謹嘛~別害怕~想知道的姐姐都會告訴你~」可兒微笑著,

她的笑容很溫暖柔和,但少年還是有些顧慮,他不敢完全相信她。

就在可兒調戲少年時,門再次被推開,靜靜走了進來,隨後是一個和少年印象中完全相同的穿著藍色睡裙的小女孩。

小女孩有些迷糊的揉了揉眼睛,視線掃了一圈看見坐在座位上的少年時愣了一下,瞬間將雙手藏到身後,沖著四十七露出了一個甜美的笑容。

四十七有些不解,剛剛他好像看見她手中握著一個小人偶玩具。

「原來大哥哥就是靜靜姐姐說的客人啊~」璃兒又露出了少年熟悉的笑容,迷惑人心的微笑。

「嗯。」少年點了點頭。

「居然能通過可兒姐姐的考驗~大哥哥蠻厲害的嘛~」璃兒邊說邊坐在了座位上。靜靜服侍完所有人後,也拉開座位坐了下來,一起享用起午飯來。

午飯並不是什麽特殊的東西,隻是普通的菜,味道都很不錯。

「你們不是吃我們的食物美味道嗎?」四十七有些疑惑的看著正在慢慢吃的可兒。

「真是笨呢~這種小功能隻要稍微的異化一下就有了~雖然你們的精液很好吃~但吃多了總會感到些許的膩味~索性就把味覺進化出來了~」可兒拿著筷子

敲了敲碗道。

「人類的食物還是很好吃的~尤其靜靜的手藝那麽好~」可兒繼續的說道,她帶著些壞笑的側著身子勾起了坐在一旁細嚼慢咽的女仆的下巴。

「說起來~你認識璃兒啊~」可兒調戲未成被反打,轉而笑著問道少年。

「嗯,在聖城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她的。」少年點了點頭,有些疑惑的問道:「冒昧的問一下,我當時的確是將她殺死的。爲什麽?」

「那是璃兒的能力哦……很厲害吧~」小女孩微笑著答道。

「嗯……」少年淡淡的應了一聲。

「璃兒~把那個東西解掉吧~」可兒突然對璃兒道。

「可兒姐姐~」小女孩有些不情願的看向她,但可兒沖著她點了點頭。

璃兒有些不情願的放下手中的蛋糕,下了座位來到少年身邊,在他的注視下踮起腳,吻上他的唇。

驚訝的少年手足無措的呆了一會兒,回神時小女孩已經坐在了原來的位置上繼續吃著蛋糕,隻有唇邊還餘留璃兒甜甜的香味。

「四十七~你應該還要留在這裏一段時間吧~」可兒看向少年。

「嗯。那個人暫時還沒給我消息,他說讓我先和你們處好關系再給我下一步指令。」

「和我們處好關系啊……我是沒什麽問題~想必璃兒和你的關系已經不錯了……鈴桑的話也還行~唯獨靜靜總是闆著一張臉~稍微冷淡一些~」可兒歪著頭

道。

「總之你試著和她們搞好關系吧~但是有點要提醒你~每個人都有別人不能觸及的地方~我們也不例外~如果你因碰觸了不該碰觸的地方死掉的話~我是不

會管的……」

「嗯。」少年認真答應道。

「還有~你的實力太弱了~我建議你有空找我們鍛煉鍛煉~璃兒可以教你些

感染者的知識~靜靜的格鬥技巧很厲害~鈴桑有獨特的發力技巧~這些你都可以

多去請教請教~她們不會拒絕的~」

四十七點了點頭。

「請你們多指教了。」

三人也沖著他微微颔首。

午飯過去了,少年幫靜靜一起收拾碗筷,端著兩個大盤子一路陪著女仆走進一個房間。一間很幹淨的廚房。

「就放在這裏吧~我來打理~」女仆冷淡的說了一句,轉頭處理起碗筷。

少年想了想,站在了門口處,靜靜的等待著。

一會兒後,女仆整理好了碗櫃,轉過身來看著少年,打量了他一眼道:「這麽快就找練習嗎?~」

「嗯,我不想浪費時間,就像可兒說的一樣,我還太弱了。」少年道。

「練習之前有件事要問一下。」靜靜走到少年面前,面無表情的看著問道:「你對感染者的感覺是什麽?~你憎恨感染者嗎?~」

少年望著和平常沒有什麽變化的女仆,回答道。

1,說實話吧。

2,說謊。

「老實說我還是比較厭惡感染者,我的朋友和我最重要的人都死于她們之手,那時候的感覺我至今不會忘記。」四十七低頭淡淡的道。

「是嗎?~」女仆歪了歪頭,毫無感情的瞳孔正在漸漸變冷。

「是的,現在的我依舊在討厭著感染者。」少年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客人跟我來吧~」靜靜颔首走在了前面,少年跟在身後,沒走多久兩人就來到了一扇門前,靜靜將門推開,做了個手勢請四十七先進去。

四十七走了進去。這是一間較大的臥室。樸素的家具,奶白色的牆壁,一個簡單的梳妝櫃和兩個衣櫥,一張看上去相當舒適的大床,是房間中唯一帶有奢華的裝飾的物件。當然還有和所有房間一樣配置的布滿整個房間地面的地毯。

少年想了想,將鞋子脫下,走到房間中間,轉身看向靜靜問道:「就在這裏訓練嗎?空間有點小。」

靜靜並沒有回答他,在進了門以後她轉身將門關上,反鎖。在少年不明意義的眼光下朝著他行了一個似曾相識的標準提裙禮後,默默的將黑色的平底高跟鞋脫下,然後又解開了後背的扣子,在少年有些驚愕的目光下脫下了女仆裝,將它疊好了放在一邊。

蓬松的女仆裝之內是一具白皙的嬌軀,豐滿的身材、纖細的腰肢與帶有力量感的四肢讓四十七不由想到可兒的恐怖身軀,相比那具將人牢牢吸引的身軀靜靜的還是稍顯遜色。黑色的蕾絲內衣將她完美的身材突顯出來,腰部旁邊還有一圈類似束腰內衣的黑色東西,裹著玉腿的黑絲吊帶襪上有著如同盤山公路一樣一條一條斜著的深黑色帶子。加上頭戴的黑白喀秋莎,玉頸套的黑白項圈,一雙玉手上的護臂有種分外的美感。

四十七心中有些不祥的預感,果然,靜靜開口了。

「失禮了~雖然有失待客之道~但是~」靜靜身體微蹲做了個出招的姿勢,

冰冷無比的話語再次傳出:「任何對主人有敵意與威脅的家夥出現在女仆的面前~都將會在第一時間被排除~」

「所以~請死在這裏吧客人~」女仆無聲的沖了過來,少年趕忙往一邊閃去,

辯解了兩句發現女仆沒有絲毫動搖的意思索性作罷。

靜靜的動作開始加快,迅速無比的一次次撲擊,每一次撲擊都讓少年施展渾身解數。

她的攻擊一次比一次劇烈,轉身一個掃堂腿,猝不及防的少年被絆倒。她轉動雙腿欲夾住少年,但少年靈活的躲開了。

女仆迅速的起身對著四十七就是一腳,玉足印在了少年的胸膛,他瞬間感到一悶,眼前一黑,整個人被踢的往後飛去。

靜靜轉而朝他撲去,四十七反應過來的一瞬間開啓覺醒,單手撐地,往旁邊一滾。

靜靜還是沒有撲到,看著半蹲著喘著氣的少年,她眼中亮起紅光,再次朝著少年撲去,迅捷數倍的身形讓少年幾次險被抓住。漸漸跟不上她速度的少年無奈的開啓了二段,但隻是垂死掙紮罷了。

靜靜一拳被四十七閃過,玉手化拳爲爪抓住他的衣服,巨大的力將少年抓住,下一刻雙肩被固定,小腹被裹著黑絲的玉腿狠狠來了一下,短暫的失神讓女仆的雙臂從他的腋下穿過,將他抱了起來,當他回過神來時看見的是一雙毫無波動的瞳孔與閃爍著淡淡危險光芒的櫻唇,從薄薄的紅唇上少年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他劇烈的掙紮著,膝蓋頂了女仆一下,在她吃痛的一瞬間少年從她溫軟的懷抱中掙脫開來。

「請不要掙紮~客人!~」靜靜似乎有些愠怒,她的身法又快了一倍,在少年驚訝的眼神中她如同一條靈蛇一樣迅速的朝自己遊來,但少年的身體完全跟不上,隻能眼看著那雙纖細的玉手抓住自己的雙肩,膝蓋再次頂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巧妙的位置讓四十七眼前一片黑,差點暈過去。回神時一雙淡紅色的粉唇已經印在了自己的嘴上,那一瞬間,劇烈的快感就像是水波一樣從嘴唇朝全身散開,四十七的身體猛的抽搐兩下,軟倒在女仆柔軟的懷中。

「怎麽會……」少年咬咬牙試圖起身反抗,但體內的力氣仿佛被抽幹了一樣沒有一絲力氣,努力的控制也隻是讓手指動了動。

「您還不知道呢~在客人之前的獵物~隻要被我吻到就會三四力氣任我擺布~具體的時間還得看您的身體情況~不過在此之前~」女仆將少年摟了起來放在

床上,自己也爬上床,一邊拔著四十七的衣服一邊冷淡的說道:「時間足夠將您吸幹了~」

「您是主人的客人~剛結識的第二天就被我吃掉的話~會讓主人困擾的~所

以情別擔心~我會讓您安靜的死去……」靜靜淡淡的話語就像是機器人一樣。

可惡!完全用不上力氣!

少年咬著牙不斷的嘗試,但四肢就是一點力氣都用不上,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一點點的被脫光。四十七最後的內褲被脫下,纖纖玉手撫上肉棒。

「男性真是奇怪的生物呢~隻要給予一些快感就可以讓他射出生命的精華……」靜靜面無表情的撸動著肉棒,張開小嘴,讓涎液滴落在肉棒上。

看著漸漸硬起來的肉棒,女仆小嘴微張,伸出小舌舔舐了起來。

細小的舌尖在龜頭上緩慢滑動著,纖手撸動著肉棒,舌尖在龜頭上舔舐了一圈,女仆伸長舌頭,將龜頭貼在舌頭上慢慢的摩擦著。

「唔……」快感,奇妙的快感朝著少年全身蔓延。

漸漸,無法反抗的少年輕松被這份快感所折服,慢慢的享受起來。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麽,自己的精神根本無法反抗,建築起來抵禦快感的牆壁被直接穿過。靜靜隻是在舔舐著自己的肉棒而已,帶來的快感卻如此強烈。

女仆面無表情的舔舐著肉棒,擡頭看著已經露出享受表情的少年,嘴巴張大,舌頭縮回,肉棒被吞入口中,漸漸的被整根吞下。

「啊!……」少年忍不住的叫了出來,無比強烈的快感讓少年瞬間絕頂,女仆的口腔中緊湊無比,瘋狂的擠著肉棒,粉唇仿佛有什麽特別的魔法一樣,讓少年的身體抽搐起來,女仆趁著這個機會開始含吸肉棒,少年根本無法抵禦這份快感,不到一會兒就在女仆的喉嚨中放射出了精液。

強烈的快感讓少年身體瘋狂顫動,但他絲毫沒有辦法抵禦這份快感,他甚至不知道爲什麽靜靜的口中會帶來如此強大的快感。

「哈~咻……嗯~質量很好呢~味道甚至要比所有吃過的都要好……」女仆

毫無波動的小臉也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下一刻又恢複了平靜。

「看呐客人~這可都是你的生命呢~」女仆對著少年張口,粉紅的舌苔上布滿了白花花的粘稠液體。她閉上小口將精液吞咽下去。

「稍微舍不得將您榨死呢……但是爲了主人~您還得死~不過~精液可不能

全讓我獨吞~」女仆從少年裆部爬起來。

她從床頭櫃中拿出一個綠色的圓柱狀植物,筒狀的一段有一個類似女性陰部的小口,她纖細的手指頭深入其中,從裏面掏出了一個透明的膜狀物。靜靜將膜狀物套在少年的龜頭上,那層膜就像是有活性一樣收緊將龜頭包裹,另一端鏈接著筒狀植物之中。

「客人您將會成爲今晚的一道佳肴~」女仆胸部的黑色蕾絲胸罩開始褪去,露出了兩個銅錢幣般大小的乳暈。靜靜依舊是那副表情,她跪坐在床上,將少年的雙腿分開夾在腋下,少年的肉棒就在她的胸前,她打開雙乳夾住肉棒開始緩慢的揉搓起來,粉唇隔著透明的膜輕輕含吸著龜頭。

玉手按著豐滿的巨乳揉搓著,舔舐著龜頭,舌尖在龜頭下頂住肉棒往上滑。

揉搓胸部的速度越來越快,少年忍不住發出舒暢的聲音,靜靜猛的一擠,肉棒一顫,大鼓白色的精液湧了出來,在射在膜上,透明的膜發出一陣吸力將精液盡數吸入綠色的植物中。

靜靜沒有絲毫停下的意思,再次舔舐著讓肉棒再次挺起來,繼續揉搓著雙乳。

「就這樣射精吧客人~其實很舒服吧~像這樣將精液射出去……」靜靜似乎嘲笑了一聲,加快了揉搓的速度,她的雙乳十分舒服,少年很快的又再次射精。

「我。我不行了……」少年祈求道。

「不行?~客人在說什麽呢~還早著呢~您身體裏的精液肯定還有很多吧…

…」女仆歪了歪頭,沒有表情的臉蛋望著一臉難受的少年。

整整一個小時過去了,少年努力的忍耐隻不過是增長了被玩弄的時間罷了,最終他還是在女仆的胸部中一點點的放射出精液。

「請射精~客人~」

女仆又榨出了一發精液,望著已經幹癟的陰囊與縮下去的肉棒,再次吮吸也沒有喚醒肉棒後靜靜松開了膚色蒼白的少年。

「客人的精液已經被榨幹了呢~」靜靜淡淡的說著,她下床將衣物穿戴完畢。

走到床邊將綠色植物後面的小口打開,濃稠的精液倒入了一個容器中。將床上整理完畢後抱著少年和他的衣物出了門。

走到了酒吧的門口,在木質的大門後停了下來,四周依舊是暗紅色的主基調,在大門的一邊有著另外一個房間,女仆敲了敲小房間的門。

門被打開,一陣氤氲的粉色淫氣從裏面飄了出來,黑漆漆的裏面隱約可以看見無數黑色的肉塊鼓動著,一名被黑絲包裹的赤裸女性望著女仆笑了起來。

「哦~是靜靜小姐啊~怎麽了嗎?~」

「這個食物給你了~記得要處理的幹淨一點~主人問起的話就說是沒看清~」

靜靜語氣清冷的道。

「嗨~知道了靜靜姐~就交給我吧~」那名赤裸的女性高興的結果還在喘息

的少年。

「嗯~靜靜姐爲什麽不自己注入淫毒消化的幹淨一點呢~他還剩好多呢~」

女性歪了歪頭。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靜靜再將手中少年的衣物抛給了她,衣物在她的手中冒起了白煙。

「哦~那我就不多問了~謝謝靜靜姐~」女性朝著靜靜笑了笑,將少年抱在

懷中,豐滿的雙乳夾住他的頭,身後無數的黑絲開始膨脹起來,將兩人包裹,黑絲伸出了一隻手將門關上。

房間中發出了「咕啾咕啾」的聲音。

2。撒謊吧。

想了想,少年決定撒個謊。

「以前恨,但現在已經忘卻的差不多了。」少年淡淡的道。

「嗯~跟我來吧~」女仆望了眼四十七轉身走去,少年跟在身後。兩人走出了酒吧,來到外面。刺眼的日光照射下來,少年轉頭看了眼巨大的酒吧。

靜靜回頭看著少年,冷冷的道:「先讓我測試下你的實力吧~你先攻~」

靜靜雙手握拳,身體微蹲,做出防禦姿態。

少年深吸一口氣,身體一彎沖了上去,一拳朝女仆打去,靜靜微眯雙眼,看著即將到來的拳頭身體一傾。但下一刻,少年的身體猛的加速,拳頭拐了一個彎勾著打過去。

女仆絲毫沒有慌張,隻見她身體一蹲躲過少年的拳頭,然而少年的另一隻手已經勾了上來。女仆再一偏頭躲過。

少年短時間對著靜靜快速出拳,但沒有一次命中,比自己要高兩個頭的女仆以一種詭異的身法閃躲了少年全部的進攻。

側身躲過少年兇狠的直沖拳,轉身抓著他的衣領一甩。少年在即將落地時雙手撐地翻了個筋鬥,站在地上,稍稍喘氣。

「進攻有餘防守不足~一套標準的軍隊拳擊~很靈活~但是速度太慢~」女

仆淡淡的說著,身體一弓朝少年沖去。

原本慢速的粉拳在少年的視野中突然加速,狠狠擊在少年小腹上。

好快!身體完全跟不上動作!

女仆近身後又是一拳打在同樣的位置,輕松躲過少年的進攻抓住他的雙肩膝蓋頂了上去,攬住他的後背將他擁入懷中,撐著他的後腦勺擡頭面對自己。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少年反映過來時,已經被牢牢的禁锢在懷中。

「輕松無比的就能將你捕獲~」靜靜低頭看著他,松開少年。

「我會訓練你的速度~接下來可要辛苦了~如果你忍不住可以隨時退出~」

「不……我可以。」少年捂著肚子道,剛剛女仆的那兩下雖然沒用力,但還是夠自己爽一會兒的。

「那就開始吧~」女仆再次擺好架勢,四十七沖了上去。

……

夜晚,四十七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倒在了床上。

一下午全程挨打,靜靜邊擊打著自己邊告訴自己該怎麽做。

那個女仆真是厲害,打的自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完全閃避自己的攻擊,遊刃有餘的攻擊自己。

晚飯都沒吃,稍微有點餓了。

算了,先睡一覺吧。實在是太累了。

「吃點東西~不然明天會沒力氣~」迷離的少年耳邊響起了清冷的聲音,他睜開眼,看見的是端著盤子的靜靜,她依舊是那個冷淡的表情,將手中的盤子放在床邊,轉身離去。

「謝謝。」

「不客氣。」

四十七勉強爬起來,將床頭櫃上的東西囫囵吞下後很快就睡著了。

一夜睡的很沈,在半夜的時候感覺有什麽東西鑽進了被子裏,但四十七實在是太困了,根本沒有起來的意思。

早上,女仆進門將四十七叫醒,她看了眼少年的床,用異樣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微微搖了搖頭離開了。

「嗯……」少年揉了揉眼睛,一覺睡醒他身上其他部位的疲憊已經煙消雲散了,胸口卻……

四十七臉色一變,他看著自己肚子那裏整整鼓起一倍的地方眼睛瞪得老大。他趕忙將被子掀開,卻愣住了。自己的胸口不知何時被一隻蘿莉所占據,她身上穿著粉色的薄紗睡裙,卻什麽都遮不住,櫻色的蓬松短發上有一對趴下的貓耳朵,纖細的美腿上套的白色連褲襪。蘿莉正很不雅的四肢大張趴在少年身上。

「……」四十七平靜了下來,他面無表情的抓著粉發蘿莉的肩膀晃了晃。

「嗚喵……喵已經睡著了~」蘿莉的聲音軟軟糯糯的沒有力氣,她的四肢突然將少年的身體抱住,小頭還在他胸膛上蹭了蹭。

四十七淡定的從床邊拿起自己睡覺時卸下的手槍,先把彈匣拆下,看看是否有子彈,然後「咔嚓」一聲關上,蘿莉的貓耳動了動。

又是「咔嚓」一聲將子彈上膛,少年正欲將槍對準她的腦門時,小家夥迅速的松開了少年一下子從少年上身松開,雙手伸展打了個哈欠。

「啊……喵睡的真好呢~咦~聖子哥哥爲什麽要拿槍對著喵呢?~」小女孩

疑惑的歪了歪頭。

「喵喵這麽可愛~聖子哥哥居然忍心要殺喵……喵好傷心……」她突然捂著臉,露出兩隻漂亮的粉色大眼睛泫然欲泣的看著四十七。

「我說啊……你什麽時候到我的被窩裏來的?」少年歎了口氣,將手槍放下問道。

「哼哼~喵最近無聊~在這附近遊蕩~突然就聞到你的味道出現在這裏的中

央~喵挺高興的趕過來想給你個驚喜~結果聖子哥哥非但沒有高興反而拿槍對著

喵……嗯嗚嗚~喵好傷心……」小女孩雙手捂住小臉假哭起來,四十七眼角抽了抽,心中被一陣陣的無奈所占據。他發現自己居然拿她完全沒有辦法,她對自己有恩,自己肯定不能拿她怎麽樣,想趕走她她也會像狗皮膏藥一樣粘回來。

就像是命中注定的對頭一樣。她就像一個活寶一樣吵的自己不得安甯,經常搞的自己很尴尬,她卻一副笑容滿面的樣子無辜的看著自己。把自己的節奏完全的打亂了。

「啊……」四十七哀嚎了一聲,捂住了額頭。

「怎麽了嗎?喵……是因爲長久的性欲沒得到釋放而變的狂亂起來忍不住要對喵出手了嗎?!~那就來吧!~」小女孩毅然決然的朝四十七張開雙臂,閉上

眼睛臉上一副舍己爲人的表情,實則眼角帶有一絲期望的偷望著少年。

「沒什麽,隻是後悔剛剛沒有一槍打死你」四十七冷著臉道。

「嘿嘿~別後悔了~聖子哥哥肯定下不去手對不對……」小女孩開心的趴在少年身上用粉嫩的臉蛋蹭著他的臉。

少年二話不說直接抓住她的腋下將她拎了起來,放在一邊,下床穿好鞋子,扭扭身子發出「嘎嘣嘎嘣」的聲音。走向旁邊的浴室。

一番洗漱後,少年直接略過在床上賣萌擺姿勢的小女孩,將被子疊好,打開門走了出去。

「唉~等等喵嘛~」身後傳來小女孩的呼聲,下一刻她就出現在四十七身邊,

和他一起走著。

「聖子哥哥爲什麽在聖城中出來了就直接回城市裏了呢?~喵都找不到你~」

小女孩走在身邊活潑的問著。

「一些事情,在聖城中了解了一些事情。我想回去問一下教官,但是已經有人給我解惑了。」

「什麽事啊?~」

「改造人的未來。」

「嗯?~就是說你不知道未來該去哪裏咯?~」小女孩突然竄到四十七身前看著他。

「怎麽了?」

「和喵一起吧!~喵包養你!~」小女孩拍了拍一馬平川的胸。

「……」四十七故意的望了眼她的胸,然後笑了一聲,從她身邊走過。

「喂喂喂!~喵不開心了哦!~剛剛那個是什麽表情嘛!~」小女孩生氣的

跟在少年後面,兩人鬧著鬧著就來到了客廳。推開了門,裏面的兩人瞬間將視線投了過來。

「嗯哼?~」可兒向旁邊的小女孩投去了感興趣的視線。

璃兒則是有些疑惑的看著抓住四十七胳膊的小女孩,而小女孩朝著璃兒做了個鬼臉。

「有趣的小家夥~變異體嗎?~無懼感染者與資深者的階層差~對我們沒有

絲毫敬畏的意思~」可兒撐著下巴往下小女孩。

「她是……對了,我好想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四十七剛想介紹突然發現自己從未聽過她的名字。

轉頭發現她似乎在生氣的鼓起了小嘴,「喵叫柳櫻哦~要記住了~真是的~連喵的名字都不知道~」

「那你知道我的編號嗎?」四十七反問道。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看著互相。

「咯咯~真有趣~小家夥~你是什麽時候來的?~」可兒捂嘴輕笑。

「昨天夜裏到的~看見你們進食的進食睡覺的睡覺喵也就沒打擾了~順著氣味就找到聖子哥哥了……聖子哥哥你叫什麽?」

「叫我四十七、四七或者匕首都行。」

「哦~」

四十七和柳櫻坐了下來,沒過多久女仆與兔女郎打開門進來將早飯端給衆人,靜靜看了眼正在蹭著四十七的小女孩默默的多拿出了一副碗筷遞了過去。

衆人吃著早飯交流著,早飯後,四十七和靜靜端著東西朝外走去。

「四七小弟弟~等等嘛~」當四十七正要推門而出時身後傳來了讓人雞皮疙瘩掉一地的聲音。

「怎。怎麽了?」四十七扯著嘴角回頭看著可兒。

「既然你已經下定決心了要鍛煉了~那麽我推薦你也去鈴桑那裏學一些東西~一味的纏著靜靜姐姐我可是會吃醋的哦~」可兒沖著少年眨了眨眼睛,捂著嘴

笑道。

四十七抽著嘴角點了點頭,轉身隨著靜靜的步伐離開了。

一會兒後又回來,找到了坐在座位上淡淡笑著的兔女郎。

「可以哦~跟我來吧~」鈴桑微笑著點了點頭,眯著眼看了眼少年,起身離開。

「等等喵嘛~」柳櫻跟在四十七身後。

鈴桑帶著兩人出了酒吧走到大路的一邊,將在一旁嬉鬧的一群長著狐狸尾巴的兔女郎小蘿莉驅走後,鈴桑轉身看著四十七。

「小家夥兒~來打姐姐一拳吧~」禦姐朝著四十七勾了勾手指頭,少年二話不說走上前去,半蹲著蓄力一拳狠狠打向她。

鈴桑微微一笑,拉開步子。攜帶著巨力的拳頭被一隻玉手無聲無息的接住,就像少年根本沒用力一樣。

「怎麽會?」四十七驚出聲來。

「哼哼~怎麽不會~隻是卸力的技巧而已~你看~」兔女郎服裝的禦姐將後

面的一隻腳移開,原本有裂痕的水泥路已經龜裂成了小石子。

「好厲害……」少年喃喃道。他從未見過這種技巧,這種出現在影視作品的技巧。

鈴桑再次拉開步子,擺了個奇怪的姿勢,對著少年揮了揮手。

「來試著進攻我吧~」

四十七點了點頭,一拳打過去,正要命中面門時玉手再次接住少年的拳頭,輕輕往後一帶,四十七被直接帶了過去,身體倒在兔女郎豐滿的懷中。

「咯咯咯~現在還太早哦~晚上可以來找姐姐……姐姐滿足你~」鈴桑巧笑

著抱著少年抖了抖胸。

「啊啊……不行!~四七你居然背著喵搞其他的感染者!~絕對不行哦~」

柳櫻從後面沖了上來又跳又叫,氣呼呼的跳來跳去。

反應過來的四十七趕緊掙脫柔軟香甜的懷抱。

「請認真一點……」他臉色有些绯紅,結結巴巴的反對禦姐的動作。

「咯咯~真可愛~啊啊~四七小弟弟真可愛……真想將你壓在身下好好欺負

~」鈴桑調戲著少年。

好一會兒兩人才繼續訓練,柳櫻被四十七差走去和那群兔女郎小蘿莉玩去了。

一下午的訓練過去了,四十七並沒有太累,鈴桑的訓練要比靜靜的溫柔很多,至少不是全程挨打。

衆人聚在一起吃了晚飯。四十七端完盤子後,走出房門,發現門口站著一名抱著玩具熊的小女孩。

「璃兒?有什麽事嗎?」

「大哥哥來璃兒的房間吧~剛好可以教你些知識~」小女孩朝著四十七露出了甜美的笑顔。

「好啊。」四十七點了點頭,璃兒走在他的身邊,兩人一言不發的來到了少女的門前。

推開木門,璃兒的房間和在聖城中的那一間幾乎毫無差別。

璃兒拽著他的袖子讓他坐在床上,自己則是走到書架前拿了幾本書,坐在了少年身邊,翻開書頁。

「上次講到哪裏了?……」璃兒翻找了了一會兒後決定從其他地方教起。

小女孩柔軟的身軀靠在四十七身上,四十七也沒拒絕,兩人就這麽依偎在一起。

少年認真的聽著璃兒的話語,而小女孩似乎也很喜歡教育別人。四十七就這麽嗅著璃兒身上淡淡的幽香,感受懷中柔軟的軀體靜靜的聽著她的講解。

不知過了多久,璃兒打了個哈氣,揉了揉水靈的大眼睛。

四十七意識到時間已經晚了,他站了起來道:「時候不早了,今天就到這裏吧。」

「嗯~」璃兒點了點頭。

四十七正欲離開時一隻小手從後面抓住他的衣服。

「呐~大哥哥和璃兒一起睡吧~反正已經這麽晚了~走回去不如就在這裏睡

吧……」小女孩臉上露出希冀的笑容。

她的笑容有種奇怪的魅力,讓四十七很難說出拒絕。

正在他要點頭答應時。

「不行!~不行!~不行!……四七又背著喵和其他的蘿莉亂搞了~」門突

然被打開,一團粉色的身影撲進少年懷中。

「柳櫻?」少年有些疑惑的看著懷中抱著自己蹭的貓娘。

「總之就是不行!~四七快和喵一起去睡覺~」小女孩有些鬧脾氣似得將頭撇到一邊,死死抱著少年。

「好好好……」四十七有些無奈的點了點頭,回頭看了眼坐在床上一言不發的璃兒,歉意的撓了撓後腦勺。

「沒事的~大哥哥你就和她去睡覺吧~」璃兒微微一笑表示理解。

望著好不容將貓耳蘿莉從身上拽下來,正在朝門外走的四十七,璃兒臉上的微笑漸漸消失。

那個貓娘還回頭示威似的沖著自己吐舌頭做鬼臉。

木門被關上,獨自坐在床上的小女孩突然哼起了奇怪的歌曲。

她低頭翻著攤在腿上的書頁,哼著歌。怪誕的曲調有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在做一個充斥各種各樣奇怪生物的噩夢一樣。

璃兒面無表情的將書本的最後一頁翻過,同時歌曲也戛然而止,臉上露出了可愛的笑容。

「真是可惜啊大哥哥~看來你又躲過一劫了呢……但是別讓璃兒抓到落單的你哦~」

牆上的燭光猛然熄滅,房間恢複寂靜。

夢幻世界的神明回到了自己的領土。

……

「嘿嘿~這個意思就是喵要和四七睡在一起咯……」小女孩呈鴨子坐的姿勢坐在床上,擦著口水,眼中閃過色情的神彩。

望著四十七脫下上衣露出的結實身體,她更是「哦!……」的叫了出來,然後又猛擦口水。

「嗯?」四十七回頭看了眼賣萌撒潑的柳櫻,轉身開始做起了運動。柳櫻不開心的撅起了小嘴,看著在倒立做俯臥撐的少年。

半小時後,少年最後扭了扭脖子,走進了浴室,出來後穿著一身白色的睡衣。

「嗚~居然穿了睡衣!……邪教!~是邪教!……」柳櫻指著少年大喊道。

四十七絲毫沒有要理她的意思,他坐上了床,回頭一看。剛剛還坐在床上指著自己的貓蘿莉現在已經鑽進被窩裏,上半身露在外面,將被子掀開了一角,嘴角挂起了癡女般的笑容,口水也流了下來。

「快到碗裏來!……」她用興奮無比的語氣嬌聲道,一邊還拍著被掀開的地方。

「……」四十七歎了口氣,又從床上站了起來,走進一旁的房間中拿出了一套繩子。

「唉~四七好這口嗎?~也行哦……不過喵要~唔!~唔唔……」小女孩正

閉上眼睛幻想著自認爲美妙的場景,下一刻一團棉布就塞進了她的口中。

她睜開眼睛時四十七已經在做最後的打結工作。少年消去眼中的銀白,擦了擦頭上莫須有的汗水,看著被捆成粽子的柳櫻滿意的點了點頭,再次坐回床上,打了個哈氣,想了想還是給旁邊蠕動的毛毛蟲蓋上了被子,自己也熄滅床邊的燭台鑽進了被中。

「唔唔唔……」

貓蘿莉蠕動中……

「好過分!~四七好過分~」柳櫻生氣的用粉拳捶著走在前面的少年。

「嗯?怎麽了?」四十七打了個哈氣,無所謂的問道。

「居然隻說了怎麽了~四七你做的事好過分~繩子綁的太緊了~喵手都被你

綁出印子了~」

「哪呢?」四十七回頭看向柳櫻,小女孩將手臂給他看。粉嫩的玉臂上一條紅色的印子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最後沒留下一點痕迹。

「貌似沒什麽大礙。」四十七聳了聳肩轉頭繼續走。

「啊啊!~不行~不行!……」貓蘿莉不依不饒的朝四十七跳去。

「砰!」廳室的木門被撞開,兩道目光瞬間聚集到門口的身影。

「放手……」

「不放!~不放!~」

粉色的小女孩正在少年身後雙腿夾著他的腰,兩隻手捂住他的眼睛。

「你怎麽這麽煩人。」少年怒吼道。

「是四七先不對的!~」蘿莉鼓著嘴,生氣的捂著他的眼睛。

坐在桌子旁邊的兩人就這麽看著門口的兩個小家夥耍寶。

十分鍾後……

「呐呐~四七今天又要幹什麽~」柳櫻拿著勺子蹭到了少年身上。

「鍛煉。」

「啊~四七好無聊~每天就是鍛煉~」

「因爲我還是太弱了。」少年喝了一口稀飯淡淡的道。

「哦~」小女孩悶悶不樂的應了一聲。

飯後四十七和靜靜端著碗離開房間,柳櫻一蹦一跳的跟了上去。

桌子後一雙黑眸望著離去的兩人,默默的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