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资源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推倒儀琳

推倒儀琳
发布时间:2019-07-07 02:00:50   浏览次数:236

? ? 此時,聽完了西湖牢房的形式,盈盈和向問天均是臉色一變,心中想不到東方不敗居然會把牢房設定的如此厲害,自己等人根本沒有機會



? ? “東方叔叔……”盈盈猶豫了一下,忽然一把跪在了東方不敗面前,懇求道,“求求你,放了我爹吧!算盈盈求你了!”



? ? 衆人見盈盈跪下來,都是一驚,令狐沖長歎一聲,走上前去,扶起盈盈,柔聲道:“盈盈,你放心吧!我會讓東方放了你父親的!”



? ? 此言一出,盈盈自然是大喜,向問天愣住了,東方不敗和雪心也更加吃驚,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令狐沖。



? ? “沖弟,這……”雪心上前一步,正要說話,令狐沖卻對她揮了揮手,看著東方不敗,說道:“東方,我想釋放任我行,不知道你可否答應?”



? ? 東方不敗雖然不知道令狐沖想干什麽,但是她此時深愛令狐沖,完全不會反對令狐沖,于是緩緩說道:“沖弟,一切都聽你的,你要釋放任我行,便釋放他,我沒話說!”



? ? 向問天心知東方不敗一向說一不二,此時一聽東方不敗願意釋放任我行,雖然不知道令狐沖爲什麽要這麽做,但是卻也是心中歡喜。



? ? ※※※



? ? 令狐沖等人打算第二天就去西湖放出任我行,而之后,令狐沖回到空間,東方不敗和心事重重的雪心也沒來問令狐沖爲什麽要這麽做,令狐沖自然也不會提起此事。



? ? 而此時,令狐沖卻在做著推倒一個新的美女的計劃,那就是儀琳。而當令狐沖找到儀琳之后,用出那天祭出的話語,輕而易舉地就再次騙著儀琳上了床。這一次,令狐沖可是要徹底拿下這個美女了。



? ? 此時,儀琳沒有絲毫的反抗,順從地讓令狐沖將她的上面脫了個精光,登時,儀琳的上身就只剩下了一個粉紅色的胸罩。



? ? 儀琳的如今已經十分豐滿,形狀也完美,像是兩個圓圓的水蜜桃一般,含苞欲放,兩片紅嫩的小櫻桃隱藏其內,可憐的胸罩根本無法徹底遮住這對美麗的寶貝,呼之欲出的似乎正在誘惑著令狐沖解放它們。



? ? 令狐沖也算是情場老手了,此時看著這一對寶貝,不禁嘿嘿一笑,說道:“儀琳,你的,真的很不錯,身材很不錯啊!”令狐沖說著,將手伸到儀琳的后背,熟練地解開胸罩的扣子,然后伸手一拉,胸罩登時滑落,兩團顫巍巍的圓肉登時完全暴露在空氣當中。



? ? 令狐沖登時呼吸急促,看著這一對豐腴的,那圓圓的高高挺立,絲毫沒有下垂的迹象,中間的粉紅當中挺立著兩點粉紅色的蓓蕾,那凸起的兩點似乎在勾引著令狐沖本來就積蓄已久的欲火,將令狐沖徹底拉向瘋狂的邊緣。



? ? 終于,令狐沖伸手捏住了那對可愛的寶貝,將自己的頭湊到了上,輕輕舔舐和玩弄。儀琳畢竟是未經人事的,嬌羞的她此時被如此挑逗,忍不住“嘤咛”一聲,她本能甸縮雪膩嬌軀,玉臉朝著天花板,閉上雙眼,不敢看向令狐沖。



? ? 令狐沖此時蕩的笑著,他的舌頭不斷流連在儀琳的一對上,口水弄濕了儀琳的整個胸部,令狐沖的大手更是輕柔地、規律地、熟練地揉捏儀琳的,真恨不得將它們吞下肚去。



? ? “啊…………令狐大哥……你……啊……你不要這樣……人家好熱……這樣……太羞人了……啊……”儀琳此時被令狐沖如此侵犯,內心不禁十分慌羞,但是她此時也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了令狐沖的進攻,只好低聲呻吟。



? ? 令狐沖可不會因爲儀琳如此說而放棄進攻,他此時聽到儀琳這句話,不禁嘿嘿一笑,放棄了對的進攻,慢慢將頭玩下延伸,很快來到了那粉紅色的褲裙之上。令狐沖伸手要脫儀琳的褲裙,儀琳吃了一驚,下意識地伸手按住褲裙,低聲道:“令狐大哥,不要……”



? ? “儀琳,不要抵抗了,你是我的,你逃不掉的!”令狐沖說著,伸手拉開了儀琳的雙手,然后緩緩脫下了儀琳的褲裙,登時儀琳的就只剩下三角小褲衩了。



? ? 此時,令狐沖看著儀琳的三角褲,只見那微微凸起的三角褲邊上還露出幾根毛發,三角褲已經濕了,此時還有少量的滴在床上,令狐沖哈哈一笑,說道:“儀琳,你看看,你這都濕了,還好意思說不要!”說著,令狐沖伸手,在儀琳的中間捏弄起來。



? ? “……”儀琳的被進攻,儀琳立刻如遭電擊,嬌軀顫抖,桃腮紅暈,身子在床上不安地扭動著,同時嘴里發出了動人的呻吟。



? ? 令狐沖一手捏弄著儀琳的,一邊伸手解開自己的衣服,脫下褲子,然后露出巨大的。然后他一手著自己的,一手將手伸進儀琳的內,登時,一片柔軟傳遍了他的手掌……



? ? “……令狐大哥……你……你不要這樣……好羞人……啊啊……不可以……那里不可以摸的…………啊……不要……啊……好羞人……啊……”儀琳忘乎所以的呻吟著,同時大腿下的床單已經被完全浸濕,令狐沖一邊捏弄著儀琳的,一邊還不時伸手玩弄儀琳的,可把個儀琳折磨的。



? ? 終于,令狐沖打算占有這個女人了。他緩緩除下了儀琳的,看到那迷人的紅嫩,令狐沖咽了唾沫,緩緩將大送到前,然后將儀琳的大腿往她的腦袋上壓去,讓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



? ? 而此時,儀琳也知道額令狐沖想干什麽,她無力、也不願意反抗,只是下意識地伸手握緊床單,等待著神聖的一刻來臨。



? ? 下一刻,令狐沖的大,勢如破竹般的,攻入了儀琳的。隨著大的進入,令狐沖立刻感到一股只有才能有的緊湊感和一層薄膜阻擋的感覺傳到了他的大上,他立刻舒服得仿佛要死去一般,當下用力一推,大勢如破竹,一把攻破了那層薄膜,象征著的片片落紅,落在了床上。



? ? “啊!好疼!啊……不要!令狐大哥,好疼!快停下來!”儀琳的被攻破,她立刻感到一股撕心裂肺地疼痛傳遍了自己的身體,她疼得汗毛都豎起來了,身子不斷地扭動,希望令狐沖能快點兒把大退出去。



? ? 令狐沖此時也知道儀琳是第一次,當下進去之后也就不再動作,而是放開儀琳的玉腿,緩緩將身子靠在儀琳的身子上,輕柔地親吻她的臉頰,柔聲道:“別怕,儀琳,一會兒就不疼了,一會兒就不疼了……別怕……”



? ? 儀琳咬著牙點了點頭,眼淚不禁流了下來,但是都被令狐沖輕輕地吻干了。



? ? 過了幾分鍾,令狐沖覺得時候差不多了,當下直起身子,再度分開儀琳的雙腿,額然后雙手捏住儀琳的一對寶貝,下面的大開始動作了起來。



? ? 此時,疼痛感儀琳已經挺過去了,她已經正式變成了一個女人,令狐沖的大開始動作,那粗大的龍頭棒身在自己的內抽動,和大的摩擦帶來的強烈快感終于讓儀琳嘗試到,她大聲地了出來:“……令狐大哥……好舒服……好厲害…………”同時,她更是激烈地扭動著自己的,迎合著令狐沖的進攻。



? ? 令狐沖此時的進攻手段乃是已軒轅心法上記載的的戰法進攻,隨著一邊抽動,令狐沖一邊照著軒轅心法上的運功路線,吸收著儀琳的元陰,同時按照回氣之法,緩緩將自身的真氣輸入到儀琳的身體里,達到傳說中的雙修的境界。可不要小看這回氣之法,這不但可以改善儀琳的身體,還可以在儀琳的體內起到一層保護,日后儀琳除了自己之外,就不可能再有其他男人碰得了她的身體了,因爲她的身體理由了自己的保護真氣。



? ? 此時,令狐沖將儀琳的雙腿彎曲分開,自己的大腿抵住儀琳的雙腿,同時兩手撐在床上,用這種最古老的方式進行著,令狐沖的大足夠的長,一次次的強烈抽動都抵在了儀琳的最深處,粗大的完全攻破了的儀琳火熱的玉門,兩者之間的纏綿愛意已經是密不可分。



? ? “……怎麽樣?儀琳,舒不舒服?喜不喜歡……”令狐沖抽動著大,氣喘籲籲地叫道。



? ? “……喜歡……我真的好喜歡啊…………令狐大哥……你真好厲害……啊啊……又抵到了…………人家要死了……啊…………”



? ? 令狐沖哈哈一笑,當下又變換姿勢,讓儀琳身子右躺,抬起她的右腿,自己跪在床上,大力地沖擊著儀琳的。



? ? “啊…………啊……好舒服……啊……”感受到決定銷魂滋味兒的儀琳,在蝕骨錐心快感折騰下,粉嫩的傳來的刺激都快要她瘋狂了,一波波強烈的如同洪水泛濫一般的快感淹沒了她,讓她完全不知所以。



? ? 在享受著儀琳這個美麗老師香嫩美麗雪白的玲珑胴體的令狐沖此時又變換了,他此時是將身子趴在了儀琳的身上,一邊痛插著儀琳的,一邊親吻、撫摸著儀琳的,那滑溜溜、飽滿堅挺的在他的手上變換著形狀,令狐沖固然是快活的要死,儀琳則更是渾身上下無一處不舒服,她大口地喘息、呻吟著,大腿下意識地勾住令狐沖的腰部,兩條玉臂輕輕按著令狐沖的肩膀,享受著這一切。



? ? 激烈地使儀琳變得更加誘人嬌媚,此時扭動著自己的雪白美臀,迎合著令狐沖的大肆進攻。令狐沖鼻腔的粗重呼吸聲表示著他此時強大的快感,他的舌頭不斷著儀琳的身體,大更是一刻也沒有停下的進攻著儀琳的。



? ? “……好充實……令狐大哥……安迪……你真的好厲害……人家太舒服了……啊…………啊……”誘人的呻吟聲傳到了令狐沖的耳中,令狐沖更加用力的進攻著,儀琳被令狐沖這樣的折騰,已經是一塌糊,令狐沖粗暴的和動人的愛撫令儀琳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她用情的抱住令狐沖的身子,讓自己的雙腿更加有力的夾住令狐沖的腰部,令狐沖也更加賣力的抽動。



? ? 隨著二人的激情繼續上演,終于,二人也快到了頂點,令狐沖一把坐起身,雙手壓住儀琳的雙腿,撐著身體讓大懸空進攻,動作更是加快了不少,同時的戰法改成了全深,他感覺到最強烈的快感快要來臨了,他一邊抽動,一邊大叫道:“要啊……儀琳……”



? ? 儀琳此時也快要到爆發的邊緣,她雙手下意識地抵住令狐沖的胸口,不斷地扭動,嘴里大聲道:“……我也…………令狐大哥……我…………………………啊!”



? ? 隨著儀琳的一聲,她的一陣激烈地顫抖,一刹那間包緊了令狐沖的大,隨著而來的就是一股滾燙的噴,澆到了令狐沖的龍頭上。



? ? 而令狐沖本來也已經到了邊緣,此時被這股精水一沖,霎時間終于控制不住,一股強烈的快意傳到腦門兒,“啊”的大叫一聲,大像是蓄勢待發的洪水一般,噴,霎時間灌滿了儀琳的。



? ? “呼!”令狐沖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累倒在儀琳的身上,呼呼喘氣。儀琳也是全身無力,躺在床上沈沈睡去。



? ? ……



? ? 令狐沖和儀琳睡了以后,儀琳自問再也做不了出家人,所以就只好順從令狐沖,答應還俗,不過將來還要必要回恒山禀告師父,令狐沖自然是無條件地答應了。



? ? 而接下來,東方不敗知道了儀琳的事情之后,倒沒說什麽,畢竟這就是她授意的事情。



? ? ※※※



? ? 杭州古稱臨安,南宋時建爲都城,向來是個好去處。進得城來,一路上行人比肩,笙歌處處。這一日,令狐沖、向問天、東方不敗和任盈盈四人來到西湖之畔,釋放任我行,此時的雪心因爲不願意見任我行,已經躲回空間了。



? ? 此時,但見碧波如鏡,垂柳拂水,景物之美,直如神仙境地。令狐沖道:“常聽人言道:上有天堂,下有蘇杭。蘇州沒去過,不知端的,今日親見西湖,這天堂之譽,確是不虛了。”



? ? 東方不敗一笑,向問天一臉戒備地看著東方不敗,盈盈似乎破有心事,四人縱馬來到一個所在,一邊倚著小山,和外邊湖水相隔著一條長堤,更是幽靜。四人下了馬,將坐騎系在湖邊的柳樹上,向山邊的石級上行去。



? ? 東方不敗對路徑甚是熟悉。轉了幾個彎,遍地都是梅樹,老干橫斜,枝葉茂密,想像初春梅花盛開之日,香雪如海,定然觀賞不盡。



? ? 穿過一大片梅林,走上一條青石板大路,來到一座朱門白牆的大莊院外,行到近處,見大門外寫著“梅莊”兩個大字,旁邊署著“虞允文題”四字。令狐沖知虞允文是南宋破金的大功臣,但覺這幾個字儒雅之中透著勃勃英氣。



? ? 東方不敗走上前去,抓住門上擦得精光雪亮的大銅環,將銅環敲了四下,停一停,再敲兩下,停一停,敲了五下,又停一停,再敲三下,然后放下銅環,退在一旁。



? ? 過了半晌,大門緩緩打開,並肩走出兩個家人裝束的老者。那二人一見東方不敗,登時大驚,趕忙跪下來說道:“屬下丁堅(施令威)參見教主!”



? ? “起來吧!”東方不敗冷冷地說道,“我要提見任我行,讓江南四友趕緊出來見我!”



? ? “是是!教主請進,屬下立刻就命人請四位莊主出來!”丁堅和施令威現在怕極東方不敗,此時聲音十分顫抖